本校里的这种惶然,清风工学网  【林暮程

2020-03-17 10:12 来源:未知

我一想起毕业和离别,首先被唤醒的是嗅觉。芦苇的味道和河水的气息,立刻如此真切地出现在鼻腔里,与离别捆绑在一起,是再也错不了的氛围注脚。 清风文学网

图片 1

  【陆小凉:愚人节表白】

我们的学校在郊区,出了校门,左转,走上两百米,就到了黄河边。毕业前的那两个月,课业和考试都形同虚设,出去找工作也不过是让自己的恐慌有个着落,时间突然像退潮后的河滩,赤裸裸地晾在了我们面前。有人喝酒、通宵看录像、放声大哭、焚烧自己的课本笔记、在两三个月里谈好几次恋爱。 清风文学网我和比较亲近的几位同学,则尽力从那种惶然中躲出去。我们的时间,都消磨在河边。在果园、芦苇荡、铁桥和河边那些用水泥和石头砌的长堤上,我们度过大学的最后两个月。 内容来自常和我一起去河边的,有宿舍里的老大、老五、老八,还有我的同桌Z。老大、老五和我以及同桌Z,都来自兰州附近的县城,老八则来自甘肃中部的高考状元县。老大生性沉郁,老五闷骚,同桌Z富有才华、聪颖机敏,老八天性乐观,还有点玩世不恭,喜欢打游戏和看录像,更像理工科的学生。我们通常嘻嘻哈哈地从学校走出去,左拐,经过河边的荒草地,走到果园(多半是苹果树、桃树和枣树)里,再从果园走到黄河边,在芦苇荡那里看着落日又大又红地从河流的尽头落下去,看着星星和河两岸的灯火亮起来,再起身,慢慢走回学校。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我们从不提毕业以后的事,工作、结婚之类。毕竟是师范院校,在1996年,只要不十分挑拣,总能找到一所学校去教书。 内容来自我们总是互相打趣着、推搡着走完这一路,有时候谈文学,或者大声唱歌,有时在河边的荒地一捡些枯枝来,点起一堆篝火,看着它烧完。经过荒野里的这一段路,再回到学校,当灯火通明的学校出现在面前的时候,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内容来自然而,学校里的那种惶然,并不因为我们的不在场就有所减少,积攒的情绪终于到了顶峰。有一天,毕业生们突然开始焚烧被褥、扔暖水瓶,并配以敲脸盆饭盆以及唱歌和哭喊。校长和各处室的头儿们全部出动,在宿舍楼前喊话,要他们克制,然而,一个饭盆却准确地扔到了校长脚下。眼看快失控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整个宿舍楼静默了下来。雨停了,有人点燃一张报纸从窗户里扔了出来,那张燃烧的报纸飘浮着不肯落下,衬着墨蓝的夜空,又美又诡异,让我们看得目不转睛。 内容来自离别就是结束么?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不,是开始。我们的命运各不相同,老大去县城中学当了老师,为这篇文章我通过百度查了一下,他现在是那所学校的教导主任;老二、老四、老五、老六也都是老师,中学或者小学;同桌Z是中学老师,同时是著名的青年书法家;老三成了城管,同学偶然碰头,谈起他的职业来,都骇异地笑了。其他同学也各有各的生活,有的成为包工头,有的成了刑警,有的开公司,有个女同学还嫁给了我们的老师。 清风文学网每次回想,我都会为这种想法着迷:人和人之间的差异是怎么来的,是什么让曾经同在一起的少年,最终成了完全不同的人?它是如何日积月累的,是如何埋设的伏线?而这种差异,要在离别之后才显示出力量,少年们的人生,在离别之后才宣告开始。 内容来自 赞 (责任编辑:jpc)

从此有一个陌生人与你分享记忆里的青春

  4月1日,愚人节。   “林暮程,我喜欢你。” 清风文学网  那个暮春未逝,初夏未至的日子里,我与林暮程的距离只有一米之远。45°的仰望是充满爱的仰望。终于,我在最荒诞的日子里成功地“表白”过。林暮程的嘴角弧度保持了近30秒,然后我们都笑着进了班级。 清风文学网  此刻,是2013年的4月1日,我站在阳台上看着隔壁班级那靠窗的一个座位,空荡荡的座位就如我空荡荡的内心一样。林暮程,你不知道,我陆小凉也会暗恋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你猜遍全世界都无法猜出的人。是,我发现我是喜欢上你了。可是我们却越来越遥远。因为,彼时回忆里的你赤脚走在操场上,我们四人行的青春悄悄落幕。夕阳将地上的影子拉得好长。我想,终究我们还是分在不同的班级,终究只是擦了肩,回了一下头。 清风文学网  【林暮程:即便见面也回不到从前】   小凉,现在的我站在去年你对我说“我喜欢你”的操场上,看你在楼上孤独而带伤感地看着远方。风撩起你的发,吹散到我这边。我伸手,去触碰,那股有你薄荷香的空气。然后,我想鼓足勇气走上台阶,站在你身边,然后用同样的玩笑话道出自己的真心话。我们都那么高傲,以为伪装便可以将喜欢独自珍藏……今年的愚人节,就让我对你说:“小凉,我喜欢你。”终于,我想通了,抬头想抱你灿烂的笑,可是,你身旁多了一个阳光帅气的他。你低头微笑,羞涩却幸福。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陆小凉:真心话大冒险】 清风文学网  自习课上,同学们觉得有些无聊,便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我被抽中了,女生脸上诡异的笑,八卦地问:“小凉,你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真心话吧。”心想我也没什么秘密对她们不知道了。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你最喜欢的人是谁?”大家都捂着嘴偷笑着。 清风文学网  “当然是我们班的周益祥啦!”同桌惊呼地乱叫着。女生们唏嘘地尖叫:“哦——,周益祥,陆小凉真的是喜欢你啊,你可有戏了!” 内容来自  我拍打着同桌叫她不要乱说,然后低头小声道:“其实我暗恋的是林暮程。” 清风文学网  【林暮程:原来她有喜欢的人】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我路过你的窗前,看你调皮地嘟着嘴,你还是那么可爱,不经想去敲下你的窗子。只是那句“周益祥,陆小凉真的喜欢你啊”让我的手托在半空,花瓣掉落在了眉间。右手的手机壁纸是你的照片,最终闭了一下眼,食指划过删除键。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陆小凉:粉色白褶裙】 清风文学网  夏天来了,路边的三叶草开出了淡白色的花朵,空气中淡淡热意与清香扑朔在鼻尖。我穿着粉色白底的白褶裙,回头看你对我笑得那么灿烂,你俯瞰我,说:“今天很漂亮嘛。”我的脸颊顷刻绯红。低头,心中的小鹿在乱撞。   【林暮程:最美烟花】   夜深了,我呆呆地坐在电脑前,无数遍看着你在我空间的留言:遇见你是我最美丽的意外。去年冬天,学校举办了烟花节,你在QQ上对我说,那是你见过的最美的烟花。我叹息:烟花再美也只是瞬间。而你却天真地说:可是那瞬间的美丽也会让我记住很多年的。后来,我把自己的网名改了“烟花,泪痕”。那一年的烟花,放飞了我们的青春,而我终究被这美丽所折服,眼眶缀满泪花。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陆小凉:他不再看我一眼】 内容来自  夏天的知了欢叫了一下午,我闷在书本中努力做题。暮程,我在努力,像你一样优秀,你说我们要一起加油,所以我相信了,把它当成承诺。这时,益祥捧着蛋糕站在我面前,周围的人都聚了过来,轻唱着生日歌。惊慌失措的我,接过他的蛋糕,他温暖的身子突然前倾。那一刻,我似乎看见背后的你悄然无视地走过。 内容来自  【林暮程:他吻过她的脸】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陆小凉,他吻过你的脸,我的心痛了好些天。原来,我们之间只是单纯的朋友而已,所有的画面都是我强加给自己的独角戏,也许你从来没真的在意过我吧。 清风文学网  手机里曼妙伤感的诗,是我在听你朗诵比赛时偷偷录下的: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长颈鹿的脖子很长,哽咽的时候会不会很难受;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章鱼有三颗心脏,心痛的时候是不是很疼;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乌鸦可以学人说话,尴尬的时候会不会装咳嗽; 清风文学网  …… 内容来自  我没有三颗心脏,体会不到无法忍受的痛再多三倍; 清风文学网  ……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蜉蝣只能活得很短,可能一辈子都来不及和心里珍藏的人说一句想说的话。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我又能活多久?……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这一刻,我听懂了你的伤感。原来,我在仰望你的同时,你却在仰望另一个人。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陆小凉:毕业遗憾】 清风文学网  这个世界上,唯一悲凉的是,你所关注的人,路过你身旁,看都不再看你一眼。 内容来自  关于你,林暮程,我写了满满一本日记,有我们曾经美好的故事;有我想对你说的话;有你穿行在塑胶跑道上的身姿;有你吃饭时狼吞虎咽的傻态;还有我从17——20岁里每个季节的样子。我把我的照片粘在日记本的最后几页,等到6月6日当作毕业礼物送给你。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可是,毕业那天,我捧着日记本站在你的班级门口,却再也没有见到你。原来现实永远比幻想真实而荒诞的多。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林暮程:告别青春】 清风文学网  小凉,也许我们的故事只能这样终止了吧,没有真的喜欢,只是愚人节开了玩笑,而我却当了真。偷偷地喜欢你三年。毕业那天,我很想告诉你。可是,周益祥对我说他爱你,比我的喜欢深得多,他会让你永远幸福。我沉默了,终了,愿时光把我隐藏,让我未说出口的喜欢不再打扰你以后的幸福之路。 清风文学网  【陆小凉:熟悉声音】 清风文学网  原来青春无疾而终的恋爱,在未来某年会再次被人提及。“请问你是陆小凉吗?我是林暮程。”阔别6年的声音再次响在耳畔,竟会惊喜得泪眼婆娑。   周末,母校的操场上,一群孩子放着风筝,小扇天真地拉着我唤着:“妈妈,有风筝耶!”   我蹲下来,皱起眉头,又一次纠正道:“小扇啊,我再次跟你说一遍哦,我不是你妈妈,你应该叫我阿姨,你妈妈出国了,明天就回来了哦……”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远处,飞机起飞声轰轰地响过……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林暮程:见你一面】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妈妈?”身边那个小女孩是她的女儿?原来时光等不到我们相聚,你就嫁为人妻,已为人母。 清风文学网  这一刻,我才明白,什么是咫尺天涯。 清风文学网  但是,我仍旧想见你一面。?<完>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今天刚刚拿到韩松落签名说,一不小心激动了。

    喜欢上韩松落的文字,很是偶然。是他的那篇 离别在1996。他说  一想起“毕业”和“离别”,首先被唤醒的是嗅觉。芦苇的味道和河水的气息。 他说 我们的学校在郊区,出了校门,左转,走上两百米,就到了黄河边。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js77888.com-wwwjs77888com金莎官网「HOME」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校里的这种惶然,清风工学网  【林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