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生世界上最大的京师,看着千年后的灯利口酒

2020-01-26 00:35 来源:未知

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安定门所在的那段古城墙。清晨,从土门坐202路车,由西向东经过安定门那段古城墙,又转向从东向西绕出安定门,前往玉祥门。傍晚,下班回家,车按原路返回。当我在某个傍晚又一次透过车窗的玻璃,匆匆掠过被昏暗的灯光笼罩着的那段古城墙时,一种莫名的突想浮现在我的脑海:这是一段被历史沉淀的"月影",可是为什么当我回忆起安定门那段古城墙的时候,脑子里没有它清晰的图像呢?

  公元582年,隋文帝任命著名建筑家宇文恺为都城建设总设计师,开始修建宫城和皇城,第二年完工,继之营筑郭城。唐王朝建立后,仍以大兴城为首都,改大兴城为长安城,彼时的唐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都城,五凤来仪,俨然世界文明中心;
  
  公元1370年,大明王朝在唐皇城的旧址上,开始大规模地建造秦王府和西安城墙——西安城墙出世,从此他便扎根于这座城市,稳健如同父亲坚实的臂膀,成为华夏儿女们靠不到岸时的最好依偎;
  
  公元1983年,经历了1400多年的岁月沧桑,西安城墙迎来了一场声势浩大、全民参与的大型拯救抢修工程,西安城墙这座“千年历史回音壁”终于完整地保存下来并重放异彩,以焕然一新的姿态穿过历史的烟云向世人诉说着辉煌的过去;
  
  公元2009年,当金秋的一缕阳光照耀城墙时,青灰色的城墙,一块块青石在阳光里闪耀着银色的光芒,荡涤在秋风之中。城墙又一次华丽转身,5月并入曲江,6个月之后,《西安城墙保护条例》隆重颁布,又一代城墙人将继承护城人的理想,把这条根脉世世代代保护下去,让它不仅留在历史,更能迎接未来……
  
  历史吟唱
  
  古城墙的前世今生

  
  3000多年的建城史,1100多年的建都史……辉煌的历史成就了西安今天的多姿神韵。而千百年来,深深扎根于这座城市的古城墙则比斗转星移的岁月更令人感动和感慨,也无疑成为这座帝王之都最富有象征意义的标志,保护住了包括城墙在内的丰富的历史文化遗迹,也就保住了我们的根。西安城墙是固化的历史,更是鲜活的人文,不仅仅是生活在这里的西安人有一种难以割舍的古城墙情结,中外游人来西安,大都要登临古城墙。
  
  走在寂静的城墙上,你的思绪很容易回到千年之前,恍惚穿越时空,回到那久远的时代,在猎猎飘动的旌旗下,一群群怒目圆睁的将士,挥刀放箭抵抗外敌入侵,城廓外的护城河,四门跨河处设有吊桥,随着一声“开城门喽”的吆喝,吊桥降落,将士列队出迎,威严且肃穆……历史刹那间无可言说,惟有敬畏。千百年只弹指间,惟有古城墙依旧,向世人诉说着自己的前世今生。
  
  1300多年的王朝更替,已经将中世纪最伟大的都城湮没,但是当我们拨开覆盖在历史上的烟尘,依然清晰可见唐长安城喧嚣的轮廓。“长安百万家,出门无所之”,便是昔日大唐都城长安繁华兴旺、通达广宇的写照。唐长安城墙周长约36公里,墙基厚9-12米,至城门处达20米,全城108坊,呈棋盘方正形。明洪武三年至洪武十一年(公元1370—1378年),西安城墙在唐皇城的基础上扩建而成。城墙平面为东西向的长方形,周长13.74公里,其中,南、北垣长约4.2公里,东、西垣长约2.65公里,全城面积为11.9平方公里,墙外有宽约20米,深约10米的护城河环绕。西安城墙四面各设城门一座,东门名曰长乐门、南门名曰永宁门、西门名曰安定门、北门名曰安远门,城门之外建有与城墙相连接的瓮城,城门和瓮城之上分别建有城楼和箭楼一座,瓮城外建有月城,月城上建有控制吊桥的闸楼,为“城三重,楼三重”的建筑格局。
  
  民国时期,为了修建西安火车站,拆除了现在尚德门至尚俭门段的城墙。同时,因为城市交通的需要,新劵了南城墙的勿幕门(小南门),东城墙的中山门(小东门)。开辟了玉祥门豁口。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至1983年前,为了缓解交通压力,新劵了和平门,南门两侧门洞。开辟了东门、西门、北门三门两侧的豁口,建国路豁口、文艺路豁口、保吉巷豁口、红光路豁口、小北门豁口、东五路豁口、尚德路豁口。
  
  西安城墙,就这样掀开一道道历史的痕迹,在流淌的岁月长河中,和西安人的生活融为一体,饱经风霜,历尽劫难,其铮铮风骨在岁月的洗礼中也日益坚强。

产生世界上最大的京师,看着千年后的灯利口酒绿如烟。和城墙有约

我站在岁月的巅峰,不拘世态炎凉,不问人间冷暖,集天地之造化,含古今之精髓,恬静而从容地酝酿着人类文化生生不息的内涵。可它们本身不独自拥有些什么实实在在的底色,在对轮回的实验中,它们只传达冥冥中的结果。从不讲述更迭中的过程。当历史的斑岩在它们的眼前一节一节地脱落时,它们宁愿选择沉默,而把一个冗长的迁徙过程留给了世人去做浮想联翩的猜度。

每次在城墙上听风、看月、观炊烟,在落日的余晖里,跟约定的一样都会留下一抹隽永的笔意、缤纷、美丽。我的心就会自然沉醉,因为我感觉到有一种苍凉的凝重扑面袭来。那些斑斑驳驳、布满尘灰或苔藓的城墙上,凝聚着多么厚重的岁月风雨和历史沧桑。对我来说,这难道不是很有趣的一个生命情结吗?

城墙已不是当年的青砖绿瓦。但依稀曾经的古建筑,零零洒洒的散落在我的眼眸,好多城砖被时间打得渣儿掉不少,它们极力往里面退缩。我侧身而伫,远眺大雁塔、钟鼓楼、东岳庙与白鹿原,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沉重而沮丧地闭上眼,让思绪飘过阿房宫、未央宫、长乐宫、永安宫,飘过——

如果我没有寄情于城墙,那为何总是伏于墙壁,去抚摩岁月的沟壑,聆听历史的潮音?为何总喜欢在沧桑的幕后随意在城墙上走动,让脚下的回音和墙体的静默所折射出的沧桑回荡于我的心灵?为何总喜欢在城墙上静坐,听松涛阵阵或桐叶飘零时的低吟?为何总是趴在城垛上凝视夜空,想秦时明月汉时关的深远——

的确是这样,如果文化是一片无垠的肥壤,这些起之与山水的"乡土"情结便当是一泓甘泉。从这个意义上说,是陕西这块文化圣地孕育了一代又一代文人。

一次,我站在城墙上,选择了一个俯瞰四周的制高点。临空而立,西北风浩荡万里,质朴而来,似乎几个踉跄,方才站住。虽然站稳了,却分明感受到自己的肌肉在颤栗,鼻孔扑进一缕野外花香,那是怎样的惬意怎么样的恰心。虽然城墙没有了古迹的显耀,但我依稀可见近处烽火台的旧恨。我开始迷惑地想,难道这就是土墩在生命印迹的写照?

一次下班回家路过,在潜意识里我下车站在西关正街,微笑着用孩童般的目光凝视着她。荒草在墙上毫无章法地蔓延,犹如不断从此经过又恍然而逝的时光,犹如在城中一点一滴消蚀着城墙的洧水,疏阔无痕,匆匆来去,忧郁而狂野。一种不可逼视的沧桑,携着狭长幽深,游荡在我充满疑问的罅隙里。

我深信,只要是一个文人,也是可能把这个世界的一个地方变成他心中的寄宿和栖身的心灵港湾,因为他们内心孤寂而又梦想世界。其实在他们褪色的青衫里,究竟藏了多少年轮的苦涩和揪心的疼痛,就像这城墙一样,历经风雨洗削,却只有自己才能感知。

是我从来没有留心地观察过它,还是他没有把我深邃的视线洞穿?难道是我早就熟悉了这样的风景——每天从清晨到傍晚,一如既往地在城墙下穿梭?难道在我的心灵深处,它早就被岁月悄悄地划入"永恒"的范畴?

在茫然无措的某个时刻,我在城墙上看到一只石雕的乌龟,它伸长了脖子。仿佛从三千六百年前爬过来。在我的面前,它仿佛要带上我,又像爬向远方。这一刻,我眼里充盈着泪水,我无法与这只老龟举手挥别。

最近,我花了好长的时间去观察城墙,正看反看,横看竖看,看城墙上的被岁月斑驳的痕迹,看十三朝古都留给城墙的伤痕。

滔滔江水已离这里远去,再不会有"潮打空城寂寞回"的故事了。筑城以察军情的岁月不再重来,城墙旁边只有秀美的河流和崛起的现代化建筑,无论多少感怀和嗟叹,只能埋藏在城墙的深处,毕竟,尘埃落定。徘徊在城墙下面,我来回走动,碰到的几乎都是休闲或者健身的市民,他们脸上带着恬淡从容,对城墙的存在早已熟稔。是的,再沉重的历史在滚滚红尘中都会逐渐消解,不论归人还是过客,对于城墙,尊重、关爱,与她和谐相融,是对这段城墙最好纪念。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js77888.com-wwwjs77888com金莎官网「HOME」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产生世界上最大的京师,看着千年后的灯利口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