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而不想动笔了,有可以认为是男性抒情主体从

2020-01-25 07:16 来源:未知

【鉴賞】

汤显祖评本《花间集》卷一:“口头语,平衍不俗,亦是填词当家。”[3]

想法有些多,反而不想动笔了。

《更漏子·相见稀》

两人的相见越来越稀少,她思念的时间也就越来越长久,离愁别绪让她无心妆饰,那浅浅的眉毛好像淡烟中的柳叶。夜里她垂下翠绿的帘幕,系上同心结,独自卧在熏香的绣被中,期待情郎能够前来与她相会。

关键字:170731、周一、淘淘百天之第65天、上海

城上月,白如雪,蝉鬓美人愁绝。宫树暗,鹊桥横,玉签初报明。

更漏子·相见稀

更漏子 4
相见稀,相忆久,眉浅淡烟如柳
垂翠幕,结同心,侍郎熏绣衾
城上月,白如雪,蝉鬓美人愁绝
宫树暗,鹊桥横,玉签初报明.

这首词的前三句,我们既可以看作是女子自我镜中对自我的端详和怜惜,有可以认为是男性抒情主体从男子的角度对女子的描绘,具有了一定程度的男性意识。而"蝉鬓美人愁绝"这句则完全是以男性意识、男性口吻来进行美的审视的。

温庭筠少敏悟,同其他有成就的诗人一样,自幼好学,苦心研习,除了善鼓琴吹笛外,尤长于诗词。《旧唐书》本传中说他“士行尘杂,不修边幅,能逐弦吹之音,为侧艳之词”。《北梦琐言》说温庭筠“才思艳丽,工于小赋,每入试,押官韵作赋,凡八叉手而八韵成”。这首《更漏子》即为温庭筠的“侧艳之词”之一。[4]

相见稀,相忆久,眉浅淡烟如柳。垂翠幕,结同心,侍郎熏绣衾。

[1]  顾农,徐侠著,花间派词传 温庭筠 、皇甫松、韦庄等,吉林人民出版社,1999,第51页

⑧报明:报天晓。[2]

李冰若《栩庄漫记》:“飞卿词中重句重意,屡见《花问集)中。由于意境无多。造句过求妍丽,故有此弊,不仅“蝉鬓美人”一句已也。”[7]

“相见稀,相忆久,眉浅澹烟如柳。垂翠幕,结同心,待郎熏绣衾。”上片六句,首两句用赋法,运用简洁明净的语言,交代青年男女倍受离别之苦的折磨,直叙“相见稀,相忆久”,点明远人离去已久,由此引出闺中女子浅淡如柳的眉黛,显示其娴雅柔静的气质和孤寂凄凉的意绪。“眉浅”一句,写因相思相忆,无由与远人相见而懒画蛾眉,眉薄妆浅,其谁为容,将心情外化,以形写情。尽管如此,她仍然心怀希冀,下面“垂翠幕”三句,女子移步闺房,放下了翠幕,准备就寝,却又用锦带结着同心结,又用薰香薰了绣被。这几个动作,表现了女子的一片痴情,她在“待郎”归来。

更漏子

城上月,白如雪,蝉鬓④美人愁绝。宫树暗⑤,鹊桥⑥横,玉签⑦初报明⑧。[1]

注释译文

[3]  赵崇祚编选;夏华等编译,花间集 图文版,万卷出版公司,2012.03,第13页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js77888.com-wwwjs77888com金莎官网「HOME」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反而不想动笔了,有可以认为是男性抒情主体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