迢一想今天我怎么了,小白看着他

2020-01-17 20:22 来源:未知

初生月儿明处少,又被浮云遮蔽了,香消烛灭人静悄。夜迢迢[一],难睡着,窗儿外雨打芭蕉。

图片 1

图片 2

[一]迢(tiao)迢:长长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谁着小白一层脱衣服,天哪,怎么可能有身材比例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有这么白又不娘的人,腿还这么长,听说腿长和那成正比,这会长成什么样啊,迢少爷居然脸红了,像迢少爷这样见过大世面的人,不应该呀,随着水声,迢太子爷脸越来越红,越来越兴奋了,迢一想今天我怎么了,怎么像只发情的狮子一样,思想不受控制,怎么办?这时候他应该在洗哪呢?会不会是、?操!!!我一天在想什么?先喝口水冷静一下吧。咕咚~咕咚不过那也是白的吧。操!操!操!我这是怎么了?这个人有毒吧!

“这是谁的自行车这么丑,还这么破怎么骑到学校的?”迢大公子像看古董一样,小白看着他,一动不动看着,

图片 3

  “小白,不会吧?不会是?你的吗?你就这样上学的?平时这样也还可以,今天我们要这样骑回去吗?”

  “迢一,你家有没有干净的睡衣”
  迢一转过头,一口水直接喷出来,耳根子都红了,随手立刻抓了个,沙发枕,挡住。
  “你干嘛?你干嘛拿个枕头?‘’
  ‘’哦哦哦哦,我我我准备洗枕头,,对就是这样“
  “那我帮你洗吧,反正我在你家白住也不是事,让我做一点事,我爸经常教育我,人要知恩图报,
  ”迢一想你要是像现在这样洗枕头,迢一不犹的咽了一下口水,等迢一反应过来,小白的又白又长的手指已经碰到那里了。
  “你干什么,这么扭捏。”
  小白这么单纯,不谙世事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怎么可能会知道迢大公子这是在想什么勾当,怎么会知道bq是什么?
  但是这时候,迢一心里画面是这样的,哈哈哈

  “不,只是我一个人骑,你跑吧!”

图片 4

  “那不行,人家还是宝宝,不能承受这个年龄不能承受的痛苦。”迢大公子努力的卖萌中,迢一都想不到自己回有这一天的,自己家的跑车就算天天换也可以撑一两个月吧,现在自己居然为了能搭上一辆几乎是废品站都不会收的自行车在这卖萌,天那,这一定是个假的迢一吧。

  靠!肯定是有毒,我是怎么了?
  丝毫没有察觉危险的存在,小白依然一丝不挂的在那站着。白的让人发指,和某人的心里鲜明对比。
  “算了你是客人,怎么好让你来呢”
  “没事这样我心里好受一点”
  “不要,真的不用,真的,你离我远一点”
  我害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迢一心想,这怎么回事,今天不对呀。大爷你今天有点太兴奋了,才多久没带你开荤,你现在也是,饥不择食了,快点下去,快点,大爷我求你了,不然会尴尬到死的,我不要面子的。
  “那也行,不洗白不洗,”
  “哦,睡衣在衣柜里,自己去拿”
  “你快去洗吧,我自己去找。”
  快转头,我好每秒20米的速度,跑,离开你这个有毒的人。我都没有这么怂过。
  
  到了浴室,长叹一口气。指着他的大爷说:“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亏我平时那么宠你”
  洗了个冷水澡,走出浴室,至于为什么?都懂,说出来我们迢大太子爷,不要面子的。
  洗了出来,小白居然睡着了。睡像特别像小孩,让人莫名有种想保护的欲望。
  “小妖精,你这样很容易被别人拐跑的呀”
  迢一小声说着

  “你还宝宝,那我就是爸爸,叫爸爸吧,爸爸好带你回家。”

图片 5

  “你丫,长脸了吧,是不?”迢一想,“在怎么贱也不能没有原则”错!其实是迢一想现在自己这样没有地位,那以后怎么办?  本大大也只是给迢大公子一个面子,毕竟迢公子威胁说“前期,一定不要把我写得太主动了,不然我就不出卖色像了。”大大也是知道你们的喜号,所以手下留情了的,看我都没有暴露他很多“思想”了。

  半夜小白醒来想上厕所,起来,看见迢一还没睡,“怎么了,你还没睡?”
  “我睡不着”
  “哦,那你赶快睡,明天还有课,有什么事明天再想”

  “这么不尊敬长辈,快点叫爸爸!”

图片 6

  “我死都不会,哼”

  滴滴,滴滴,滴滴,闹钟响着,
  “mmp,谁tm调的闹钟,不知道我的规矩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吗?mmp,还想不想干了”迢一骂着
  “你在说什么呢?”小白醒来就被一通叫骂劈头盖脸的来。
  “不是,不是,我还没睡醒,我还以为我在做梦呢,昨天梦见我是有钱人,用了一群女佣,你一定也做过这个梦吧?”
  “用人,为什么不用男的,男的力气要大很多,效率高很多的,也不用花那么多钱,还有女的用人没法干体力活的,你怎么做这种梦,脑子有问题吧”小白一本正经的说。
  “你才脑子有病吧”迢一小声嘟囔着
  “你说什么?”
  “哦,我说你有毒”
  “我没有毒,没有”小白慌忙解释到。
  “没有没有,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人很好”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难怪之前有很多人这么说我,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这个人觉得有毒”
  迢一问,“现在几点了?”
迢一想今天我怎么了,小白看着他。  “我定的四点的闹钟,我打算回去给我爸报个平安”
  “草,现在是下午四点,你在怎么定的?”
  “不知道啊,我就定的4点的”
  “草,你没看电子闹钟显得下午吗?”
  “我平时的闹钟都是24小时的,我怎么知道的,还有我就是一睡觉就必须有人或者闹钟叫的,不然很难自然醒的,你怎么睡这么久都没醒?”小白弱弱的解释到。
  “我是因为在想一头猪才睡不着的”迢一,边抠头边说。
  “迢一,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想猪到睡不着”小白想。
  “快点快点走,去学校”小白边穿裤子边说
  “今天可是,高三的正式第一天啊”
  “快点快点,你怎么不急呀,你不怕留个坏印象吧。”
  “我形象在世人的面前早就没有了”迢一想。
  疯疯火火的到学校
  班主任正在讲课,“sina+cosb=”
  “报告”
  班主任板着脸说:“你是不是不知道现在是高三,小学呢,还迟到,迟到就算了,还迟到半天,是不是高中要高级些,迟到也要高级一下呀,真是我教书以来第一人。”
  “老师,不是,那个……”迢一正想说
  “不是,老师,我们闹钟调错了,睡到现在,真的,我是那种睡不醒的人,而迢一是想猪睡不着,失眠,才睡到现在的”小白解释到
  “哈哈哈哈”教室又传出杀猪般笑声
  迢一想“地上哪里有缝,我钻进去,太你妈的丢脸了,以后还怎么在学校混了”
  老师看见后面有迢一在。脸立马笑了起来,那速度比京剧变脸还快。
  “那行,回座位吧,那白李,你写一篇文章关于你们昨天事情吧。明天在全班读吧”
  “哟,咦咦。”全班都在起哄,都以诡异的目光看他两。
  “怎么这么运气差,b了狗了”迢一想。
  气气的上完课,
  “那迢一我先走了,还没有说一声谢谢呢”
  “不用,不用,”迢一回答
  “那我回去写稿子了”
  “好,”迢一
  “写稿子,那个蠢蛋不会像新闻稿那样写吧,那我,肯定会被同学知道的,不是每个人都这么蠢得猜不中的,我还是和他一起写吧”
  “不用,我一个可以,写得很仔细的”
  “我就是害怕,你写详细”迢一想
  “不还是,一起吧,我们两一起迟到的,我也有责任,你不会是不喜欢我吧”
  “不会,只是我想尽快回家,给我爸保平安”
  “那行,我和你一起回你家,写完在说”
  “那也行”
  “昨天晚上放过你,算你走远,今天不摆平你,都对不起,我的大爷昨天那么兴奋了”
  ps图都是我喜欢的漫画,不是原创的

  “你不叫爸爸也行,叫哥哥吧!”

  “小白,我肯定比大,这样的话,你应该叫我哥哥才对”

  “我18,你呢?”

  “我也更好18”

  “我,12月份的,你呢?”

  “我,我也是”迢大公子心虚的说,“你几号的?”

  “屁,你还12月份,老师叫我写的你的资料,录入电脑的,你要是12月份的,你就应该心疼心疼一下你爸了。”

  “反正,我就是不会叫”迢一厚脸皮说着

  “那我就走了”

  “行,行,白哥带我飞行不?”

  “诶,这就对了,弟弟真乖,来上车,哥哥带你回家,哈哈哈”

  “哼,总有你叫的那一天,哼”迢一最后的傲娇还是有的。

  那天阳光正好,温度正好,风也很好。几年后回忆起来,想想都是美好的,美得像幅画。

  “你抓着我吧,我害怕你飞出去。”

  迢一手拽着小白的衣下摆,竟然有一丝心动,有一丝脸红,手也有一丝抖,可能是气氛太好了。

  不过时间过去了20分钟,在美好也看腻了,主要是看见,小白那t恤,已经打湿了大部分了,心疼了。

  “你家,咋这么远?”

  “你为什么不说,你怎么这么重呢?”

  “我明明一直有健身的,不可能重的,肯定是你肾虚?”

  “你才肾虚。信不信我立刻把你摔下去。”

  过了10分钟,终于到了。“这个家还真是一言难尽啊”迢一想着,其实这个家就是一个不足80平的平房,还被硬生生隔成了3室2厅一卫,一个鸡眷,一个猪眷,还有一个没有狗的狗窝。这时候迢一脑子里冒出一首诗,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你怎么还不开门,我们怎么进去?”迢一问。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js77888.com-wwwjs77888com金莎官网「HOME」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迢一想今天我怎么了,小白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