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质感随时随地想抓住她的男子,可佛法令人

2019-12-26 02:59 来源:未知

我认识了一个男人,一个还未来及长大但已经开始苍老的男人。一个不喜欢别人称他男人的男人。他,喜欢玩游戏,抽很多烟。他,总是失眠吃大把安眠药。他,学医但热衷相对论,对心理学也有相当研究。他,憎恨自己,但理性节制自己。……他,优秀,很优秀,我甚至错觉这是我遇见的优秀的男人。这是一个与生俱来便带着灾难的男子,他能轻易的让一个女子万劫不复。我问他,生命对你意味着什么?他说,除了亲人,生命就是一张白纸。医生签了字你就得死。我为他几近残酷的干脆所惊,然后,突然想起来自己看见的死亡,有过很多次,只有一次,触目惊心。那是一个还未来及长大的,孩子,前一天我们还一起玩洋娃娃。后来,他死了,面目扭曲。妈妈说,他只是睡着了。我使劲摇头,好多次我还梦见他,他说,我的洋娃娃很漂亮。好多年后,我才知道那是死亡,over!他说,很多事情见多了,也就麻木了。他看惯了生,也看惯了死。生命是什么?生命不过是死神唇上的笑,那么突兀,不经意。这个已经成熟并且开始苍老的男子无情的将生命中的热忱和感性谋杀。某一刻,我感觉他像一类兽,温情,残酷,略略自恋。他可以适应所有生活,而所有生活都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其实,我们必须接受生命里注定残缺和难以如愿的部分,接受那些被禁忌了不能见光明的部分。他说起过在他生命里过往的女子,那些如蝴蝶般脆弱的精灵在他指尖停留,终被他揉的粉碎,轻轻吹弃在风中。哪一个到底是他爱过的?他没有提及。他说,后来他害怕了,所以决定孤独。或许对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而言,爱情不过是带蕾丝花边的礼服,有亦可,无亦可多少次我都想过他的样子:短发,或许戴眼镜,一定有锐利的眼神,喜欢棉质的衬衫,洗得发白仔裤。后我还是放弃了杜撰这样一个或许就不存在的男人。而正是这个男人告诉我,我只是一个寻常的女子。是的,我是一个寻常的女子是一个背着硕大的背包校园行色匆匆的女子。是一个喜欢童话故事和恐怖片的女子。是一个半夜从恐惧中醒来,就着凉水喝。安眠药依旧无法入睡的女子。的确,除了偶尔寂寞,我是一个寻常的女子。这便是真相,我生活的真相,而这个人竟然这样直接,血腥的揭露开来。这是一个睿智的男人,一个男人太睿智会让人盲目,我憎恨这种感觉。所以,有时候,我错觉自己是憎恨他的。只是在某一刻,我忽然明白了很多事情。也许,他并非卓尔不群。也许,他只有生活在自己虚构的伊甸园中。也许,某天他会突然觉醒:看清自己做过的一切不过是虚拟游戏中的行为,拿着抢夺来的武器和财富,单刀独斗,以为自己是拯救世界的英雄,直到游戏结束,屏幕上打出,game over !他才会真正明白自己是谁。或许,这也是真相,他只知道的比我多点罢了!这是我写给一个男人,与我来说陌生的男人的文学,我不止一次感激过他教会我残酷,我不止一次憎恨他让我感染寂寞。所以,我喜欢着,也憎恨着他。

        春天的山谷绿意盎然,风景秀丽的山中湖,一个名为“人生庵”的小庙孤零零地飘在水上。小庙里只有两个和尚,他们一老一小,彼此依傍着挨过一个个春夏秋冬。

风尘中的事物本来就无所谓快乐和悲伤的,他们只是一种经验,消磨着我和黑胶片上一样粗糙的青春。一个人对待自己真诚程度总是值得怀疑的,但也是很值得冒险相信的。但我知道应该和怎么样的人保持怎么样的距离。­

春之篇:混沌的人性

我无意于品说天下红颜,但生命中实在太多需要我叹息的剧本,它们这样残酷,残酷地真真切切,它们还并不遥远,是我看得到的,曾经发生在我身边的故事。

          山中的生活虽贫穷且寂寞,可佛法让人心富足,至少对老和尚来说是如此。

从最远的开始吧。我很是欣赏她们,但一辈子也不再想她们发生交集,连做朋友也不愿与之深交,最多愿意与她们做个点头朋友,见面打个招呼足够了。不是她们不好,是我消受不了。她们是人群中的妖精,她们是爱情的鸦片,刺激你的神经,压迫你的心神,使你痛苦,让你成瘾。但她们的心永远不会只在一处,她们乐意看到你为他们而疯狂。她们有着最清新的外表,随和的穿着,慵懒而淡漠的眼神,说着无关紧要,却令人思索良久的话语。风一般的女子,指尖滑过,带走你的温存。对于她们自身而言,她们需要在不断伤害别人和自己的过程之中超脱,最终归于平静,然后和一个不怎么相爱,却相处很好的好男子,在一块,生个孩子(以前她们从没想过),然后相夫教子,这是最好的她们的一生。更多的,她们在中途陨落,流星般短暂而美丽。­

          幼僧的心里哪里装得下晦涩难懂的佛法,          他一心渴望玩耍和嬉戏。在没有同龄人作伴的时候,他选择与大山嬉闹。他把石头捆绑在小动物的身上,看着它们艰难前行的可怜模样,开心地不能自已。

有时候,你会觉得曾经被这样的女子亲睐过,也是一种幸福。­

        幼童心性质朴纯真,他所做并非出于恶意,但却为那些生命带来了噩梦。

也许这种女人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究竟有什么错,义无反顾的投入,神经质地时时刻刻想抓住她的男人。可是我,比起坚贞不渝,轰轰烈烈地追逐,我却更欣赏这样的诗句:“如果/如果我的忧郁打扰了你/那么/那么请把它当作风的叹息”。这样一个女子,她会专注于你的感情上的任何一点瑕疵,总是会伤害自己来考验你对她的在乎程度。到达一定境界,她会迷幻地认为你对她的甜言蜜语都是美丽的不真实。她们活在童话里,文学小说和剧本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大家爱得死去活来。我不是个爱情至上的人,所以我不会陪她演这出戏。男人的心其实也很脆弱,也需要呵护,它承载不了太强烈的情感。­

          老和尚发现后勒令他背负巨石尝受同样的痛苦,并要求幼僧找到那些被自己恶作剧的生灵并取掉石头,幼僧听话地照做了。当他辛苦找到那些动物的时候,发现它们因自己而死,顿时涕泗横流,难过地不能自已。

时过境迁以后,我逃离了,转身向她在的远方,叹息地同情。­

图片 1

她是骄阳,她是女神,风华绝代,力挽狂澜。你也许会觉得这样的女子属于英雄,那样和她同样豪气干云的英雄,但是别忘了,她也个不甘心做附属的英雄啊,她们和王的男人可能相互欣赏,有共同语言,但很难有爱情。她更可能被些闲云野鹤所吸引,那些俊逸潇洒,才华出众,却无心势利的男子,她会觉得这样的男子对她们的地位来说比较安全,她喜欢强者,但不喜欢太强的强者。也许那时你会看到:那个哦女子雍容华贵,优雅而且迷人,而那个男子才华出众,飘然如谪仙,感叹天生一对,但良辰美景在人生当中往往一瞬,习惯被众星捧月的她,很快就受不了那个男子的若即若离和无欲无求。她爱上的是他的澹泊,受不了的也是他的澹泊。这样的女子的悲剧就源于此吧。也许为了公众形象,她会忍着,努力在外人面前和她的男人演绎何为模范夫妻,并将一生的寂寞藏于心底。­

人生庵之春

佛曰:放下。有些人看似奴役天下,实则被天下奴役,这个,男人女人都一样。­

夏之篇:性之魔力

对于有些人来说,她们不必把感情分得太细,她们从来不会深刻探究自己到底喜不喜欢他,当然也不会深入探究自己是不是他最爱的女人,她在乎的是这个男人和自己有缘走到一块,失去他就会很伤心,要珍惜,并且努力地想着如何经营这段感情。她们少女时代的偶像会很快一干二净,她会把眼前人的林林总总好好分析,扬长避短。她说,我的男人。那是一种爱情沙文主义,强烈的归属感。她有可能­永远不知道爱情的滋味儿,但是她会想尽办法让两个人总是和和美美,直至天长地久。她们天生就是亲情动物,但是她们对待生活缺乏知性地思考,所以她基本上和一个才智心气突出的男子无缘,即便结了婚也是貌合神离,因为有一种默契是需要高雅的情操的。但是傻乎乎的一对儿人如果快乐的话,我也是再没有什么好多加非难于他们的。

        山中岁月无声,夏季赋予山谷野性而蓬勃的生命力,为所有的生命展开空前繁盛的生存舞台。幼僧渐渐成长为少年模样,与世俗间的同龄人一样,少僧的青春是鲜活的。所不同的是,在同龄人享受欢愉的时刻,他却要寂寞地面对冰冷的青灯古佛。

当然我相信世上还是有好女子的,但好像那些个蕙质兰心似与青春无关,好女人可以是酒,年龄大些没关系。

        烦闷的少僧在山野间无聊地散步,遇到了一对交媾的蛇。他着迷地望着这对蛇,深锁的眉头展开久违的笑。这是关于繁衍和性的原始诉求,是他渴望已久却不可得的东西。

神经质感随时随地想抓住她的男子,可佛法令人心富足。我醉了,悠悠忽忽地,不知身是入梦还是梦醒,回想当年有人一曲《凤求凰》惊起的芳心,执子之手,一夜奔袭。她是卓文君,写下《白头吟》的睿智妻子,可同甘共苦的伴侣。

        一位患病少女的到来,彻底点燃少僧心中的欲望之火。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夏季湿润多雨,滋润了整个山谷丰沛的绿意。少女坐在大殿外静静地淋着雨,仿佛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少僧忍不住走上前去为少女遮雨,感知到头顶上雨水消失的少女回眸望着他浅浅一笑。

        这笑容直击少僧的内心,他知道自己沦陷了。

        他无时无刻不渴望少女那纤弱的肉体,他幻想着触摸她亲吻她占有她,为此日夜心神不宁。

        此时佛是什么?他不知道,也无暇去管。他的眼中除了少女再容不下其他。   

        他设法地引诱少女,最终如愿以偿地尝到了禁果的滋味。

        欲望得到满足之后并不会消失,反倒愈加强烈地吞噬着少僧,甚至无论与少女交欢多少次都无法让他满足。

          但他们最终还是被老和尚发现了,少女不得不离开这里,这让少僧万分悲痛。

          少女离开后,他在内心权衡了佛法与少女孰轻孰重,选择追随少女而去。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js77888.com-wwwjs77888com金莎官网「HOME」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神经质感随时随地想抓住她的男子,可佛法令人